慢半拍

参照邰伟和邰林画的年轻的周巡和大关,真是尽力了

平生画过尺度最大的图,人体无能,估计不可能再有突破了😂

祝大家六一快乐

清明劫【周关】(下.完结)
聊斋AU
当周巡因常年练武有些粗糙的手掌握紧他的手腕,当周巡湿漉漉的舌尖舔过他的手心,关宏峰的心里突然涌上一阵异样的感觉。
和在尘世修炼了几生几世才做了神仙的玉帝不同,他生来就是天上的獬豸,生于天庭长于天庭,他洞悉人间世情,明辨是非曲直,却从未真正经历过人世悲喜。
他看着吃完点心抬起头看着他的周巡,任由他继续握着自己的手,这种有些粗粝的感觉,让他感觉就像他唯一从人间带回的布老虎,没有天上器物那么完美却很真实,他看见周巡眼中藏着灼灼之意,却不懂如何回应。
只说:“天庭没有人间食物,这一粒杏花糕当可让你数月不需饮食。”说完,周巡谢过,却仍不放开他的手.如此片刻,他抬起另一只手用指尖轻轻抚摸过周巡上唇修剪整齐的胡子,短短硬硬的胡茬扎的他有些痒,痒的他不可觉察的微微笑了一下,然后说:“老君的胡子比你长。”顿了顿又说:“不过还是你的胡子比较好看。”
隔着唇上短须,周巡感觉关宏峰的手指宛如羽毛划过他的心尖,轻痒难耐,连忙又捉住了这只作乱的手,顺势一带,将关宏峰抱入怀中,满怀冷香软玉,周巡能感觉到自己的心都快要跳出胸膛。
在金殿前站了一天的关宏峰略有些疲累,闻着周巡身上的人间气息不由慌乱起来,连忙想要推开,周巡却抱的更紧了,如果不施术法,他实不如周巡有力。
周巡低声在他耳边问:“你弟弟今儿还会来吗?”
“南极仙翁找他去了,今天不会来了。”关宏峰皱了皱眉:“你放开我,我不想伤你。”
“不放!”周巡就势把关宏峰放倒在床上,无赖的说:“你即救了我,那就救到底吧。”一只手紧紧将关宏峰的双手推至头顶,一只手探进他的衣襟里,微凉柔腻的肌肤在他手下寸寸火热起来,低声克制的喘息着的关宏峰也不复冷静模样,周巡松开他的双手,解开他的衣带,一路从心口向上亲吻舔袛,吻过脖颈、下巴,直至嘴唇。
潮湿的嘴唇,短硬的胡茬划过关宏峰的肌肤,奇妙的感觉再次涌上关宏峰的心头,他不再抗拒,张开嘴接纳了周巡唇舌的探访。唇舌相接,津液交换,这是他从未有过的感觉,少年獬豸第一次无法判断这样做是对是错。玉帝说他不能说喜恶,只能说曲直,但是他真的喜欢这种感觉,他喜欢周巡,喜欢周巡漂亮的眼睛,喜欢周巡生茧的手掌,喜欢周巡扎人的胡子,喜欢周巡温柔的口唇,喜欢周巡炙热无畏的心。
周巡一边轻尝关宏峰柔软的唇,香滑的舌,一边解下自己的衣裤,露出精壮的身躯,再引关宏峰以手相抚,关宏峰迟疑的摸过他强健的背,劲瘦的腰身,肌理坚实的胸膛。
引的周巡一声低吼,欺身附在关宏峰身上,手指强探入身下之人双股之间,极乐之地,他感到怀中人突然一滞,忙小意轻吻抚慰,只待怀中人适应安稳,方将胯间物什挺入蜜穴,共赴鱼水之欢。
二人一夜抵足缠绵,天上无日月,直至晨钟 响起方才入眠,关宏峰将将入睡,就被拍门声惊起,远远传来一声威严的声音“獬豸关宏峰、关宏宇何在?”,门外是关宏宇的声音:“哥,快开门,玉帝知我二人,王母宴群仙时私自下凡一日了,要罚我们呢!”
关宏峰慌忙推醒周巡:“你不能留在这里了,带凡人擅入天庭,是重罪!”又连忙起身打开门,关宏宇进门就看见衣衫不整的二人,也不好说什么,只跺了跺脚:“哥,我先去金殿,你送他去南天门,下界自有楠姐儿接应。”
关宏峰点了点头,幻化做一只状如麒麟,颅生独角之神兽,衔起周巡腾云而去,转瞬即至南天门,关宏峰收起法相,狠心将周巡推下云端。
待周巡在海棠树下悠悠醒转,已不见关宏峰踪影,身边只立一人,却是赵馨诚,但这赵馨诚几日不见却让周巡感觉老成了很多,周巡迟疑着不敢认,那人却激动的拉起周巡:“巡哥儿,真的是你?你这一下子离家十年都没个音讯,你爹都快急疯了!“
“馨诚?十年了吗?“周巡有些迟疑。
“对呀!十年前的清明,你随着那个白衣少年离去,就再也不见踪影,我们都快找疯了。昨夜忽有一美貌女子入我梦中,说你会在此地出现,我就试着来看看,没想到真的是你。“赵馨城又顿了顿,他才注意到周巡的异样:“你看起来一点没变啊?”
“天上一日世间一年,果然不是诳语。“周巡惆怅的拾起一朵飘落的海棠花,又问:”那獬豸庙现在怎样了?“。
“那年清明我们拜过獬豸后,大雪果然停了,县里知道这事,大肆重修了獬豸庙,但这个庙再也不灵验了,现在都荒废了,大家都说…大家都说神羊上仙是被你带走了。“
“果然如此。“周巡口中喃喃,抛掉手中海棠花,遥遥看向天边,昨夜种种还历历在目,可他居然没来得及问一句何日还能再见。
此去经年,又是一年清明,神羊上仙再也没有显过灵,獬豸庙已化为荒草,音素居的美丽妇人也已白发苍苍,卸任返乡的前任提刑官周巡点了一壶海棠新酿,一尾醋鱼,坐在酒肆窗前,看着海棠林里的那株白海棠,海棠花依旧堆雪砌玉,树下却空空荡荡,不见那年的白衣少年。


清明劫【周关】(下.上篇)

聊斋AU

周巡明白自己认错了人,心情立刻好了起来,被楠姐儿一阵抢白也不生气,周巡想起这少年才第一次见他就断定他是个好人,心下不由一甜,忙整整衣衫走到那哥哥的跟前,长鞠行礼,言到:“津港周巡,未知公子名讳?”言毕抬头,眼前已无那哥哥的身影,双生子携那少女楠姐儿已经踏上了石阶,只有楠姐儿回头看了看周巡,促狭一笑,周巡连忙跟上也上了石阶。

四人一路拾级而上,原仅容二人并行的陡峭石阶行至尽头,竟是一块异常宽阔的青石坪,石坪所接山崖石壁褐中透红,上有巨大摩崖刻字“赤霞”,周巡始知此地乃赤霞峰,赤霞二字之旁另有各色文章刻字,多已漫漶不清,不明何朝何代所刻,沿石坪前行另有一宽可十数丈之宽阔石阶,上接一黝黑山门。

那双生子中的哥哥带着四人继续踏上石阶,缓步前行,直至山门前停了下来,黝黑的门洞似被大火烧过,但却有阵阵清幽的檀香从门中传出,周巡抬头看山门,黝黑的门洞上似有刻字,藏在青苔藤蔓间,亦有被火烧过的痕迹,周巡仔细辨认,轻轻读到:“红尘不到”

那哥哥冷冷的瞥了周巡一眼,闭眼抬手捏了一个诀,弟弟看了哥哥一眼也依着哥哥的样子捏了一个诀,两人在山门前齐齐站定。

周巡连忙闭了嘴和楠姐儿退到一边,周巡此时再看这对穿着同样白衣,眉眼毫无二致,捏着同样手诀的俊俏少年,突然发现他们原本并没有他以为的那么相似,即使他们不说话,他也能清楚的分出谁是哥哥,谁是弟弟,哥哥的眉眼分明更温柔秀丽。

少顷,门洞内渐有喔喔啊啊之声传出,未几,又如牛喘,转瞬一筋肉虬结之壮汉手持铜锤抢门而出,口中呃呃大喊,轮圆铜锤一力砸向那哥哥。

周巡心下一惊,眼见铜锤就要砸向哥哥,连忙抽出腰中宝剑,刺向那壮汉,那壮汉大喝一声,转将铜锤砸向周巡,周巡无法只有举剑格挡,铜锤沉重,剑身应声而断,那壮汉铜锤却不停歇,继续砸向周巡。

那哥哥突然睁开眼睛,喝到:“金山!还不快住手!”

那壮汉嗷嗷大叫着收回铜锤:“你一小小獬豸,也配来管我?”

那弟弟也睁眼冷哼:“我兄弟乃是玉帝座下獬豸,如何不配管你?你不过是个泥塑凡胎的土偶,偶然幻化成型,就敢扰乱人间时令,还不快束手就擒。”

说完两人手诀一翻,两人手中各飞出一根柳条,化作长索疾奔这壮汉而来,两根长索如灵蛇出洞,团团将那壮汉围住,密密捆扎起来,只留一个头颅在外。

周巡看了暗自庆幸,刚才弟弟对他看来还是手下留情了。

抓住壮汉,那哥哥转身对楠姐儿说:“此处原是老君庙,此物原是老君神像前泥塑的昆仑力士,在此先受了些人间香火,后得了些灵山精气,修炼得了些本事,此番他恼此庙毁于山火后便不再有人供奉香火,便在人间作乱,还好时间尚短,想来不至于造成大难。”

楠姐儿连忙对哥哥道谢:“多谢天官出手相助,否则今岁出生的花草姐妹必有不少活不过这个春天,此地百姓也会生活无着。”

弟弟在一边挑眉笑道:“海棠仙子未免太厚此薄彼,只谢哥哥不谢我,难道我没有帮忙吗?”

楠姐儿笑着斜睨了弟弟一眼:“你不过是帮忙把他捆上,谢你,我还不如谢这如意索呢!”

周巡听罢心知这三人都不是凡人,这少女多半就是音素居外的那株白海棠,这对兄弟就是传说中能辨是非的獬豸,此番他们虽是应楠姐儿所求,抓住了在清明降雪的元凶,可也实在救了津港一地百姓,他也忙上前对着兄弟俩拜了一拜。

可未及周巡说话,一旁又异变横生,原被如意索密密捆住的壮汉突然大喝了一声,叫到:“那年雷火击中老君庙,引发大火,我便被压在断梁下足有两百年,只有意识,却不能动弹,你们这群无知小儿那里知道这种痛苦!”说完又是一声大吼,捆绑着的绳索寸寸断裂,传来一阵山崩地裂般爆裂之声。

周巡心知不好,连忙飞扑紧紧抱住哥哥,挡在哥哥身前,身后一阵重击将他和哥哥都击倒在地,周巡勉强睁眼看了一眼他护住的少年,心道还好还好,终于安心的闭上了眼睛。

……

周巡再次睁开眼睛,已身处一明亮净室之内,那哥哥坐在床前看着他,见他醒来,看似冷漠的脸上终于流露出一丝欣喜,周巡心中一动,连忙坐了起来,当时被那壮汉爆裂之力击中,他还以为自己要死了,不曾想现在精力充沛倒似远胜从前。

那弟弟站在一边说到:“我的哥哥啊!我就说你连老君的丹药都给他用上了,已然易经洗髓,怎么会有事?”

哥哥听完面色一红,略不自然的站起来别过脸问周巡:“你现在好些了吗?”

那弟弟也过来作势上下打量着周巡说:“你这小子也是奇怪,自己不过是肉体凡胎,还想着救我哥!要不是我哥带你回来,你就没命了,你知道吗?”

周巡口中喏喏不知该如何回答,是啊,他原本并不需要自己救的,结果反倒累他救了自己,思及此处,心中不由一阵酸涩,便下了床榻,对着哥哥又是一拜:“我已无事,多谢相救。”

那哥哥也阖首还礼,淡淡的说:“你为救我受伤,我救你原是应该的,无需谢我。”

正说着空中突然传来数声清越钟声,兄弟二人往远处望了望,顿了顿,哥哥开口对周巡说:“我兄弟乃是玉帝座下獬豸,现下需立刻去殿前听差,你留在此处,不可离开这间房,不可让人看见你。”

周巡不明所以的看着哥哥,弟弟叹了口气:“你以为你现在在哪里?这是天庭我兄弟的住所,凡人是不能来这里的,千万躲好了。”

兄弟二人离开后,第一次住进神仙居所的周巡好奇的四处打量着,这是个雪洞一般的房间,陈设简单优雅,案几上仅供一梅瓶,笔墨纸砚摆放规整,他想这里一定是哥哥的房间,这里的陈设无一不留着那少年的影子。

只有枕边所放一只布老虎明显突兀,周巡拿起这只明显来自人间的布老虎,想着这专管分辨是非曲直的少年獬豸,居然把自己带回天庭,心中除了是非可还有其他。

不觉一日已过,回房间的只有哥哥一人,他瞥了一眼正在把玩的布老虎的周巡,没有说什么,周巡连忙把老虎放下,伸手去接哥哥递过来的一粒点心,那点心白里透粉晶莹剔透,不同凡品,托在少年人骨肉匀停白皙修长的手掌中,格外可爱。周巡忍不住顺势握住了哥哥的手,低头舔掉那粒小小的点心,舌尖擦过掌心,顿时口舌生香,确是仙品至味。

----------------

未完结


清明劫【周关】(中)

聊斋AU

 

这一行数人冒着风雪就此去了神羊庙,那白衣少年一路虽不肯跟他们同行,却也一起到了神羊庙。到了神羊庙,周巡才发现此庙实际名为“獬豸庙”,建筑颇新,上供一独角神兽塑像,两壁壁画却画着一位白衣仙人扶危解厄的故事。经那中年人介绍才知,此地原无此庙,去岁新建,起因是有人在此遇一似羊非羊,颅生独角之神兽,又有人在此得仙人指点解决多年迷案,乡中有老儒说必是獬豸显灵,遂有信士在此立獬豸庙,乡人不识獬豸二字,只看神像似羊非羊便说是神羊上仙,庙也以讹传讹叫了“神羊庙”。

周巡心中虽不大以为然,但见哪位中年人虔诚下拜,便也拜了一拜,那位中年人拿出一对神笞,口中念念有词,抛出神笞,只听两声脆响,却是一对双阳,中年人又捡起神笞再次拜了下去,几个少年人亦觉好奇团团围住观看,周巡见他们一时半会儿不会结束,便站了起来。站起身左右一望,他忽然发现一路跟着他们的白衣少年不见了,忙四下找寻起来,错眼又见庙外似有白衣闪过,就连忙赶了出去。

周巡赶出门外,只见果然是那个少年,那少年经过门口却并不看周巡,只是皱着眉匆匆往东走去,周巡迟疑的看着白衣少年的背影慢慢走进在风雪里。赵馨诚在庙内寻不见周巡,找了出来就看见周巡怔怔的看着风雪里的人影,赵馨诚叹了口气,拍了一下周巡的肩膀:“我看你魂儿已不在此,只留个身儿在这儿,也没啥意思,快跟着去吧!”

周巡笑笑:“我看他面有难色,应当是碰到了难事,我去看看是否能帮上忙……”遂抱拳别过赵馨诚,连忙飞奔去赶那个少年。

周巡一路飞奔,那少年只是慢慢走着,可距离却不见缩短,周巡心中着急,更加发力狂奔,幸好他少年习武,常年不辍,一阵狂追,居然给他追近了。

那少年却似没有看见他,只是径直往前走,周巡只能全力狂奔才堪堪跟上,如此数刻,周巡力不能支,略作休息,才发现周围景物已大不相同,风雪已然消散,山高涧深,古木浓昏,荫翳天日,眼前一道生满青苔的长长的石阶盘山而上,而那白衣少年的踪影已经消失在高高的石阶上。

周巡心中一慌,连忙再次拔足狂奔,可未跑出两步,山涧中忽有大蛇飞出,长可数丈,皮色斑斓,周巡躲闪不及,正被大蛇扫中,大蛇近身即化作飞索,密密紧固缠绕周巡全身,等周巡回过神,已经被吊在一颗古树上了。

树下赫然站着那位白衣少年,手执一根柳条,似笑非笑的抬头看着他,同行之人却不知何时又多了一位美艳少女,那少女看着倒吊着的周巡,搭着白衣少年的肩,噗嗤一下笑弯了腰,一边笑一边说:“你看他像不像个蚕宝宝?”与那少年状甚亲密。

周巡一时心中酸涩不堪,连忙挣扎着喊道:“这是什么妖法,快放我下来!”

少年一笑:“好好在这里呆着吧,别跟着我们了。”说完便拉着少女的手登上石阶,拾级而上。

这深山老林,已不知多久人迹未至,寂静的环境里,几声不明兽吼听着分外瘆人,周巡心里更慌了,拼命大喊救命,救命的声音,传到山谷里,又有回声远远的传回来,却没有人回应。

周巡正在拼命挣扎间,一阵清风吹来,似乎有人在他耳边说:“别动!”他心中一动,连忙安静下来,果然他一放弃挣扎,就感觉轻飘飘的落在了地上,身上的绳索也悄然抽落,变作一根柳条飞入了白衣少年的手里。

周巡定睛一看,怒道:“你这妖物,不知施了什么妖法把我骗来这山上,一时害我,一时救我,定不曾安了好心!反正我现时已落入你手中,要杀要刮随你的便!不需折辱于我!”

那少年手握柳条,奇怪的看了看他,欲言又止。

“狗咬吕洞宾,不识好人心!”周巡正兀自怒骂不止,突然远处有个声音插了进来,他定睛一看,一对少年男女从台阶上走了下来,其中白衣的少年和眼前手执柳条的少年生的是别无二致。

这少年站定有些气恼的对执柳的少年说:“哥,让你不听我劝,非要救他!你看他怎么对你的?我就说一看他的小胡子就不是好人!”

这时目瞪口呆的周巡才明白过来,原来他遇到的是一对双生子,海棠树下的是哥哥,酒肆里的是弟弟,他跟的是哥哥,把他绑起来的是弟弟,而救他的自然也是哥哥,他骂错了人,想到这里,他面上不由一红。

那哥哥却并不恼,只是淡淡的说:“宏宇,不要乱说,我能看到,他是个好人,他跟来只是想帮我们,你不该这样对他。”被叫做宏宇少年不置可否的看了一眼周巡,显然不是很认同他哥哥的看法。

那哥哥又对那少女说:“楠姐儿,要麻烦你送他回去了,我刚才没有注意到他在跟着我,不小心把他一起带过来了。“

那叫楠姐儿的少女连忙摆手:“我不行的,我都是宏宇带来的!“

“那就只好等此间事了,我再送你们回去了。“那哥哥叹了口气,不再看其他人,依然皱着眉头冷冷的说:“快走吧,这事拖得越久越麻烦!”。

不明所以的周巡忍不住开口了:“我能问一下是什么事吗?“

楠姐儿白了他一眼:“跟你说了有什么用?你以为你能帮什么忙?快走吧!“